您现在的位置是:薪酬指数 > 薪酬指数 >

室友薪资比我高三倍?汽车专业学生的“鄙视链”

2021-11-11 15:23薪酬指数 人已围观

简介薪酬报告 薪酬网 车企不需要我这个专业,我也不想去了,在武汉就读车辆工程专业的王丽娟说。 在王丽娟就读的大学里,车辆工程是个王牌专业。学校官网显示,该专业在2019年就业率...

薪酬报告    薪酬网

“车企不需要我这个专业,我也不想去了”,在武汉就读车辆工程专业的王丽娟说。
在王丽娟就读的大学里,车辆工程是个王牌专业。学校官网显示,该专业在2019年就业率接近98%,本科生毕业五年内,90%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对口企业有一汽解放、一汽大众、东风技术中心、东风日产等汽车公司。
不过,昔日汽车领域的王牌专业,在如今的就业市场上,却出现了两级分化的趋势。
“如果你想报考车辆工程这类专业,首先要考虑三个问题。”对于在犹豫如何选择汽车专业的学生,职业规划师李勋会笃定地给出他的判断标准,“第一,这个专业在这个学校有没有开设新能源车研究方向?第二,这个学校是什么时候开设的新能源方向?第三,你选的学校所在城市有没有新能源车的产业基地?”李勋认为,只要这三个条件具备了,就是个好专业。
所有的条件都指向“新能源”。
今年8月,特斯拉举办了一场人工智能技术分享的活动。这是一场成功的活动,此后特斯拉人力部门收到的人工智能相关专业简历数量,是之前的100倍。这些简历原本大多集中在硅谷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现在,他们集中投向要把公司总部从硅谷搬走的特斯拉。
这种趋势在中国市场也十分明显——
随着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以及新创造车企业的快速成长,汽车行业更需要懂人工智能、新能源材料、自动驾驶等领域的专业人才,而“根正苗红”的汽车类专业,例如内燃机、车辆工程、机械制造等,变得和老牌传统燃油车企业一样,在当下这个时代,似乎不那么新潮了。
一、“专业内的鄙视链”
“我们专业内部也是存在鄙视链的。”王丽娟说,尤其到了研究生阶段,专业方向分化明显,“本科生还好,但如果研究生还在学传统的机械、内燃机,大家可能会觉得那是因为你找不到新能源方向的导师。大多数同学会优先选择新能源、智能网联方向。”王丽娟认为,在汽车专业的鄙视链中,专业方向比学历更重要,“上海交大、华中科技大学等985院校的传统汽车方向,在我们看来,甚至不如差一档学校的新能源方向。”
今年,上海一所高校的汽车学院在做专业方向细分时,一届180人左右的学生中,以成绩排名作为双向选择的主要依据。其中,超过半数的学生选择了汽车电子及智能化这个最热门的方向。仅有约30位学生或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能源动力方向,这30人中,又只有不到5人选了内燃机专业课,其余都选择了能源和电化学方向。
同样的趋势也发生在老师身上。在王丽娟所就读的汽车学院,将近100位副教授及以上职称的老师中,做传统内燃机方向研究的只有不到10位。“但我们院长研究的还是传统内燃机方向。”每次提到内燃机专业,王丽娟都会习惯性地加个形容词:传统。
什么是“传统”?在高校学生眼里,传统的专业或许是意味着:在就业市场上“不吃香”了。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21届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达909万,相比去年增长35万;2022年,这一数据将突破1000万大关。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显示,汽车/摩托车行业位列高校毕业生就业景气较差行业第9名。
“一汽大众明确不招车辆专业的学生,上汽、一汽、东风、广汽也都在缩招。”“你如果进入车辆工程系,今后不是你喜不喜欢的问题了,而是你根本找不到工作,找到了也是很次的。”“等到了谈工资的时候,你才明白自己的兴趣是多么卑微,一文不值。”在国内的社交网站上,关于车辆工程等专业的劝退答案有很多。其中,薪资是很关键的因素。
武汉理工大学国际学院汽车专业的学生罗睿留意到,多家车企的人力部门曾表示,机械、汽车类的专业在市场上趋于饱和。“我的一位学长本科毕业去了小鹏汽车,在我们看来这已经是很不错的offer了,但工资也就一万多,在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工资)也并不理想。”
吉利汽车的2021年校园招聘岗位中,底盘设计岗位要求本科学历,最高年薪9万元;感知算法岗位要求硕士985学校起步,年薪最高能达22.5万元。国内一家招聘网站数据显示,相对于底盘设计、变速器研发、发动机研发等“传统”汽车专业,新能源、电池、车联网、算法等方向的应届毕业生薪资普遍高出不少。
不过,这个高薪只是在汽车专业内部相比较而言。同样是算法类技术岗位,今年腾讯、阿里等头部互联网公司给应届生开出的薪资已经可以高达60万元。被偏爱的都有持无恐。、
“蔚来对于汽车专业的同学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不过对于软件、计算机专业的同学,我们还是需要和互联网大厂竞争一下。”蔚来汽车的HR陆柏说,现在的汽车专业毕业生更愿意尝试年轻、新潮、有朝气的新创车企,“相对一些传统车企,在新造车企业同学不会有太多‘进厂’的感觉,这里有更多的机会”。不过,陆柏今年的招聘任务更多是偏向计算机方向的,“就是那些工资特别高的、特别内卷的、互联网企业都在抢的专业。”
二、 风口上的焦虑
大起大落,张永用这四个字形容自己的大学四年。四年前,他选择了车辆工程专业。彼时,国内汽车行业延续着长达多年的高增长势头。但不久后,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销量出现下滑,车市进入拐点。随后,新冠疫情爆发,车市再次承压下滑,不少老牌车企相继推出减薪计划。
与此同时,这四年间,以蔚来汽车为代表的新创造车企业蹚出了一条路,势头越来越强劲。汽车专业学生们的理想工作,从大众、日产等传统老牌合资车企,越来越明确地转向能给股票期权的自主车企,和快速成长的新创车企。
“在我身边的很多人都觉得传统车企没有出路的时候,新能源的发展又给了汽车人新的机会。”张永被保送至湖南大学读研,他决定在汽车专业继续深造。不过,焦虑并没有消除。
“大众汽车来我们学校开招聘宣讲会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在汽车学院”,张永十分无奈地说。
车企对于人才的需求早已不是单一的汽车专业能满足的了,用人结构和层次的多样化远超过去。从上汽集团今年针对应届生的招聘岗位上看到,汽车制造类的岗位需求仅仅占了很小的门类,更多的是数字化、新能源方向。
智能电动汽车的风口,看似给汽车人打开了一条新的道路,但这条赛道上的人,越来越拥挤了。原本非汽车对口专业的学生发现,他们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比如车企。
“现在很多院校增加了互联网汽车类的课程。如果传统汽车专业的同学们不转型的话,可能没办法适应时代。很多学生在学校里就开始为转型做准备,懂汽车+懂软件、懂汽车+懂算法的复合型人才很多。”国内某头部新创车企HR袁军发现,越来越多的汽车专业学生在主动适应趋势变化。
交叉学科在汽车行业越来越流行。“如果你有一些汽车工程方面的专业背景,再学一个计算机专业,那你在企业会很受欢迎。”尹玮是上汽集团的一位软件系统经理,在他的理解中,之所以车企更青睐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是因为在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更频繁的迭代速度导致企业需要更多计算机专业人才,而随着硬件集合程度会越来越高,一些细分领域的产品工程师将被算法和解决方案供应商所替代。这对于目前汽车专业的学生而言是更大的挑战。
李多阳是上海某高校汽车学院大四的学生,他赶上了“风口”,其专业既要学习汽车制造机械知识,又要学习智能算法等计算机编码。但在与多学科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对自己所学专业的定位更迷茫了,“好像什么都会一点,但好像又什么都不会。机械做不过机械专业的同学,智能算法又比不过计算机专业的同学,新能源研究的电池领域又是材料专业最擅长的,我们汽车专业夹在中间很尴尬。”
由于同时具备计算机技术背景,李多阳身边许多专业成绩优异的学长学姐干脆在毕业后直接转行去做程序员,进入字节跳动、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做着和汽车专业毫无关联但高薪的工作。
三、“内燃机专业缺乏精英型人才”
产业变革、企业转型对人才需求带来的改变,将越来越直接地反映在招聘市场。但这并不意味着,传统即落后。依然有还坚守的人。
“新能源发展得快并不代表内燃机就没有前途。在电动汽车的里程焦虑与安全性问题无法解决的背景下,汽车产业在可见的三四十年内依旧会是内燃车的天下。”虽然天津大学内燃机燃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姚春德教授也承认,近些年选内燃机专业的学生越来越少了,但他认为,国内发动机的研发水平和国外差别依旧很大,内燃机行业仍存在诸多人才空缺。“吉利的发动机研究院有1200多人,东风的发动机研发部门有500多人,并且持续在向我们要人。这个专业需要培养更多精英型人才。”
虽然纯电动方向仍居风口,但在新能源的实现路径上,不同动力之间的博弈从未中断。
比如,混合动力技术。比亚迪的混动技术在2021年全面发力,旗下DM-i产品优秀的燃油经济性在市场上很能打,10月比亚迪的混动车型贡献了3.8万台销量。除了比亚迪,长城、长安、吉利等中国汽车品牌先后入局混动领域,例如长城DHT柠檬混动系统、吉利雷神动力等。可以预见,未来混动市场的玩家将越来越多,这块蛋糕也将越来越大。

“在汽车电动化的进程中,人类要消除的是二氧化碳,而不是内燃机。”日前,在第四届中国进口博览会上,丰田汽车展示了旗下氢燃料电池汽车,那是以汽油发动机为基础,改变燃料供应系统,通过燃烧氢气产生动力的产品,因为使用的是氢能,不会产生二氧化碳。

丰田汽车中国本部部长、丰田中国董事长兼总经理上田达郎表示,丰田将考虑全生命周期碳中和,从纯电动车、氢燃料电池汽车、插电混合动力汽车到混合动力汽车,布局全路径。“并非只有通过取消内燃机,才能让汽车实现‘零排放’。”
多样化的汽车电气化解决方案意味着,这个行业需要多样化的人才储备。换言之,并非内燃机行业不需要人才了,而是需要更专精的研究者。
面对产业的巨变期,没有人会选择坐以待毙。,即便“内燃机”这个词语听起来没那么新潮了。
在汽车行业剧变的近几年,国内很多汽车院校也在调整教学方向。例如同济大学的汽车学院,过去设有汽车电子、发动机、整车、车身、新能源、汽车实验、汽车营销七个分流方向,如今整合为汽车工程、车用动力工程和汽车电子及智能化三个大方向。
“我国目前汽车保有量有2.9亿辆。一辆车可以带动相关产业内9至11人的就业。我们进入了汽车社会但没有形成良好的汽车文化,”姚春德说,“目前国内乃至全球发动机技术进入平台期,同质化严重。这也正好给了我们中国汽车产业一个喘息的机会,向国外学习去补齐我们的技术缺口,好好地消化我们看到的新技术。”
社会学家维克多·特纳用“阈限时刻”来形容处在质变前的混沌状态,并指出在这一时刻充满了不确定,但也生长着潜能。当下的汽车产业和汽车教学或许都正处在这样的阈限时刻:新旧能源碰撞,跨界学科交叉,有人迷茫,有人惊喜。

Tags: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639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